快捷搜索:

相信辽此见到此人到时候还希望辽侯对那人所想

  孙观和彭脱投降了,带着所有黄巾军投降李林,宜君城外,众多黄巾军将士纷纷带着白则的布条,里面还是脑袋上裹着的头巾,全军素搞不为别的,正是为了眼前一具满是伤痕的尸体。
 
    张白骑,这个可悲之人,死了之后都是被侯宇割去了头颅,既然贾诩想要回张白骑的骨灰,并且李林也是为了用这样的方法以安黄巾军之心,所以便举行了盛大的火花仪式来祭奠张白骑,张白骑那破烂不堪的尸体已经戴上了精致的盔甲,头颅李林也已经派人给缝好,李林很是尊敬的对着张白骑尸体深深一拜,身后众将士也是跟着做了,虽然是敌人,但是张白骑的勇猛和为那个所谓的大贤良师的献身也是值得众人的敬佩。
 
    黄巾军的老将士们都已经泣不成声,贾诩在胡车儿的搀扶下,一点一点走到了柴火堆旁边,胡车儿递过来给火把给贾诩,贾诩拿着火把,看着眼前张白骑的尸体,幽幽说道:“大帅啊!你终于可以安心了!”说着,手中的火把已经扔出,扔在了柴火之上。
 
    “呼!”熊熊的烈火烧了起来,不一会,张白骑的尸体便笼罩在了其中,贾诩在胡车儿的搀扶下缓缓后退,李林站在前面,眼前的烈火倒是把这里弄得很是温暖,李林看着被大火吞噬的尸体,心中有些悸动,倒不是叹息一个什么英雄的陨落,或者是少了一个对手,自己高处不胜寒,而是想着,自己到了最后,是不是也会这样呢?
 
    自己赢过,也败过,赢,赢得辉光,败也败得狼狈,十几年的征战,李林虽然不是九死一生,但是生死就在一念之差的瞬间,也是不少,不然也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方,身后有几个是自己的老部下,要说李林没想过自己怎么死?那是扯淡,这样的世道,谁不会想着,贾诩因为怕死,太怕死了,加上有着过人的智慧,成了一个毒士,谋己而少谋天下,但是到了现在,也已经想明白了一切,想要归隐,而李林呢?
 
    李林从来都是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屌丝的命,就是想过着安逸的日子,但是一步,两步,十几年过去了,李林发现,这十几年的日子,李林竟然很少有过安逸的日子,只要自己过上一点想要的生活,就会有人冒出来找事,想起刚才在张白骑尸体面前贾诩说的话,李林喃喃自问道:“可能,也就只有死的那一刻,才是真正的安心吧…………”
 
    火化了张白骑,李林将张白骑的骨灰收集起来,放在了一个自己能够找到了最精致的瓦罐之中,但是配上张白骑这样的人,依旧是简陋的,交给了贾诩,贾诩稳稳的接住了张白骑的骨灰,而李林也知道,贾诩该走了。
 
    黄巾军的众位将军,对于贾诩的感情那是不用多说的,纷纷前来送贾诩,胡车儿赶着马车走了几里地,依旧有人不愿意回去,贾诩缓缓的出来,对众人拱手道:“众将士,记住,以后这天下没有什么白波黄巾军,你们所有人,早就不是在世人眼里的黄巾贼!你们要忠心报效辽侯,辽侯英明,定然会给你们一个高前程的!”
 
    “先生!”众人悲伤的喊了一声,自己的大帅刚刚死了,而自己最为尊敬的文和先生也要离开,将自己交给了本来还是敌人的一方,众人心里当然都是没底的,但是看着贾诩的样子,众人更多的也是不舍。
 
    “大家都赶快回去吧!”贾诩提高了一些音调,心中的一切都已经放下,那精气神就是好了不少啊。
 
    “那个…………”在最前面的李林赶紧回头,一摆手,喝道:“各位兄弟,既然你们现在都已经投靠在某麾下,那么你们就是某麾下的将士,某下令,众将士立刻回营此乃军令!”
 
    看着李林的样子,就根本不是在宣布军令的样子,但是毕竟乃是李林的嘴说出来的,众人也都是刚刚投靠,不好违抗,纷纷拱手道:“诺!”而后,全部抬头不舍的看着贾诩,还是不走。
 
    李林有些无语,他甚至也想着用这些人的不舍来留下贾诩,但是再一想,以贾诩的性格,既然已经决定不问世事,肯定是不会留下的,就算是自己舍命想留,贾诩还是那个毒士,可是不会在乎自己怎么留下他的,索性,既然贾诩不帮自己,那肯定也是不会帮助别人,这样就好,只要贾诩不成为自己的祸患,他愿意在哪里死管李林啥事。
 
    “好了!你们就站这里别动了嗷!”李林喊了一声,一摆手,胡车儿继续赶着马车前进,李林跟着走了一会,后面的黄巾军将士果然都没动。
 
    “辽侯!”贾诩轻声道。
 
    李林就知道贾诩还有话,正好李林也有话要问贾诩,李林立即答应道:“先生!”
 
    贾诩淡淡一笑,看着李林道:“辽侯迟迟不走,想必是有话要问吧!”
 
    “嘿嘿!”李林不好意思的笑了几声,道:“就知道啥事都是瞒不过先生的!确实…………”
 
    谁承想贾诩赶紧摆摆手,道:“辽侯不必问了,老夫是不会说的!”
 
    “啊!这…………”李林纳闷的看着贾诩,疑惑道:“既然先生决定不问世事,一切都放下了,为何不能将这件事情说出来呢?”
 
    贾诩摇摇头,长叹一声,道:“诶…………辽侯,此事可能就是你命中必需要经历的劫难,既然劫难已破!为何还要问下去呢?”
 
    李林立即道:“先生!这话不能这样说的,毕竟此事不差个水落石出,以后必是大患,相信徐先生也希望这乱世可以快点平顶,而林当然也想快点过上安逸的生活啊!”
 
    “哈哈…………”贾诩轻笑几声,看着李林道:“那莫不如辽侯现在就直接跟老夫一起走好了!就可以过上安逸的生活,跟老夫一样放下一切!”
 
    “啊?”李林尴尬的咂咂嘴,道:“这个……呵呵……林还没办法走!”
 
    “这就是了!”贾诩点点头,道:“辽侯!既然你还有这么多放不下的,那么就自己去追查个水落石出,若是老夫告诉你!可能辽侯听了之后,更希望的是老夫不告诉你呢!?辽侯!上天是公平的,既然辽侯可以逃过此劫,相信辽侯之后一定会在此见到此人,到时候还希望辽侯对那人所想跟今日一般!”
 
    “好……好深奥啊……”李林听得有点摸不着头脑,苦恼的看着贾诩。
 
    “辽侯啊!”看着李林一脸茫然的样子,贾诩轻笑道:“辽侯聪明起来,可比这世上所有人都聪明,但是要是迷茫起来,可也比这世人都迷上三分啊!老夫最后也就告诉你辽侯一句话,世事皆有天知道,辽侯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即可!”说着,贾诩轻轻的一拍胡车儿,胡车儿轻摇马鞭,马车缓缓而动,而李林则是站在一旁,愣愣的看着远去的马车。
 
    “靠!”过了半晌,李林直接骂出来了一句,喃喃说道:“我不就是想问你去哪里玩,有时间我还能去看看你嘛!还能带点土特产啥的,你怎么跟我说了这么一大通…………”
 
    一骑飞速奔来,到了李林面前,道:“主公,这人都回去了,你怎么还不走啊?”就看那人右手还牵着一匹马,正是给李林准备的。
 
    李林一看后面,那些本来翘首以盼的黄巾将士都已经退了回去,估计是听了李林的话回营了,只有在这里傻呆呆的带了半天。
 
    李林一身伸手,那士兵会意,手里的缰绳一扔,李林直接接在手里,一拉战马,飞身上马,喝道:“走!回营!”
 
    “驾!”
 
    “驾!”
 
    两骑飞速而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