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组织关系又转回厂区的顾铮,并没有去打搅何叔

 
    省城的高中课堂,还在紧张的翻新之中,那几间能够使用的旧课堂,就成为了第一批也是很多人还没得到通知就错过的,高考的教室。
 
    城里的考生将几间教室坐的满满当当,此情此景,让那些企图用作弊来弥补这些年丢掉课本不足的学生们,充满了希望。
 
    可是当高考的入场铃声响起的时候,这群人才发现自己错了。
 
    那些从四面八方被找寻回来的老师,这一次,全部都派到了这个国家十分重视的高考考场中来了。
 
    一行一个的监考老师,成为了史上监管最严的一次考试。
 
    而全国只有500万人次的参与,也成为了历年录取人数最少的一次高考。
 
    再加上各省自主出题,各高校自主招生的奇怪的模式,更是让各地的考生们茫然不知所措。
 
    拿到了试卷的顾铮,心情却是无比的镇定,他对自己有信心,更是对三间房的那三位老师有信心。
 
    可是在见到了率先下发的语文试卷之后,他就知道,那三位老师的苦心可能要白费了。
 
    他们教的知识太深,用不上啊。
 
    一百分制的语文,光作文就占了七十分,文言文翻译十分,其他基础知识二十分…
 
    此次的作文题目,更是顾铮拿手的: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
 
    对于喊口号都比别人牛上几分的顾铮来说,这未免也太简单了。
 
    简单的普通小升初一般的数学,只是简单对话的外语,顾铮答的是一气呵成,看着场内垂头丧气的因为通知太匆忙而毫无准备的应考者,他觉得自己的气,顺畅极了。
 
    在没出分数就要提前报志愿的那个年代,顾铮连想都没想,就直接在志愿栏上,填上了北平大学。
 
    这个中国北方,历史最悠久,师资力量最雄厚,在当时算得上国内第一的学府,就是顾铮的目标。
 
    不上则以,要上就上最好的。
 
    出了校门,看着街外人来人往的行人,已经过惯了田园生活的顾铮还有那么一瞬间的晃神,仿佛那些美好的回忆就要随风逝去一般。
 
    突然,他的灵魂深处像是得到了牵引一般,心中一阵悸动,下意识的他就朝着某个方向,转过了脑袋。
 
    那里,一个慌里慌张的身影,正抱着一大摞不知道从哪里‘借’来的书籍,从考场中走了出来,仿佛不想别人注意到他一般,从侧门偷偷地溜走了。
 
    嗯?这个人的背影怎么看起来有点眼熟呢?那种从内心深处涌现出来的饥渴感,又是怎么回事呢?
 
    顾铮十分的肯定,他对刚才的那个男性的背影的感觉,更像是饿极了想要将对方一口吞下的行为,看到那个背影的时候,他的身体竟然有点不受控制。
 
    难道是那个一直沉默着的系统,它发现了刚才的人身上有它所渴求的东西吗?
 
    嗨,想那么多也没用,人已经消失许久了,还是先顾好自己的事情吧。
 
    高考完毕,组织关系又转回厂区的顾铮,并没有去打搅何叔新的生活,而是在谁都不知道的情况下,默默的找到了厂区的王主任,揣着这一年多的收入,在对方给他找的旧宿舍内吃住了下来。
 
    金秋十月,丰收的季节。
 
    第一届的高考生,也终于盼到了改变他们命运的成绩下发的时刻。
 
    当然了,在这其中,也只有那幸运的37万人,在这个广袤的国度中脱颖而出,幸运的收到了那个邮局统一派发出来的,属于各个高校的录取通知书。
 
    顾铮的成绩下发的过程很特别,是由省里刚刚组建的教育局里的人员,敲锣打鼓的给送到厂区去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