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那个属于沙曼莎的豪华的旅行箱,也消失的无影

 沉沉睡去的顾铮,等到他再次睁眼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他缓慢的抬起眼皮,对昨晚的疯狂感到了一丝温馨的好笑。
 
    下意识的,他就转过头去,打算看一下夜晚中依偎在他身边的这张并不算宽敞的床上的火辣的美人。
 
    入眼却是一片的空荡。
 
    手一摸,更是一片的冰冷。
 
    这间空空荡荡的房间中,那个属于沙曼莎的豪华的旅行箱,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简陋的小桌上有一封薄薄的信纸,被压在昨天顾铮喝过水的白瓷缸子下。
 
    顾铮:
 
    你好!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想我已经踏上了返乡的旅程。这里的返乡并不是指返回省城,而是要返回我真正的故乡,s国。
 
    其实早在何叔和柳姨接到了返程的通知之前,我的朋友的信件就送到了我的手中。是通过使馆的关系邀请我回国继续我的绘画事业的信件。
 
    但是,那一刻的我犹豫了,我压下了那一封行政通知,想要陪伴你们这三个最可爱的人,在三间房这个地方多待上一阵。
 
    也许是一个月,也许是一年。
 
    但是萍水相逢的人们因为缘分走到了一起,也终有曲终人散的那一刻,先是何叔和柳姨,再就是你。
 
    你们的人生都在沿着各自的轨迹运行着,而我这个偶然间出现在你们中间的流星,也终要去寻找我的梦想了。
 
    也许在我圆了一个绘画梦之后,还会再次返回这个美丽的国度。
 
    毕竟,这里有了我梦寐以求的安宁,渴望至极的温情,以及奔放似火的激情。
 
    想要为我这一生,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
 
    也希望,这也能够成为你一生中美好的回忆之一。
 
    希望你在垂垂老矣的时候,坐在摇椅上,仰望这同一片的星空的时候,能够回想起你的生命中曾经有一个叫做沙曼莎的女人,如同流星一般的爱过你。
 
    再见,顾铮,我的爱。
 
    沙曼莎留笔。
 
    xx年x月x日。
 
    攥着这样不过百字的一张薄纸,看着上边的内容,顾铮笑了。
 
    他将这张纸轻轻的折了起来,带回了属于自己的房间,慢慢的夹进了曾经被沙曼莎第一次翻阅的高中课本中。
 
    今后他的人生路上,将会少了一个名为沙曼莎的足迹,现在的这张纸,将是他,对她最后的缅怀。
 
    高考的通知书被顾铮方方正正的揣进了牛皮纸袋,与其他的相关资料放在了一起。
 
    在大队书记的痛快的盖章之下,最终成为了三间房里最后一个离开的人。
 
    他承载着其他三位的祝福以及希望,踏上了属于他的高考之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