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水准比以前他以前所要遇到的女人,都高端上三

 不怕,也就难一年。
 
    看着夜晚的烛光下,顾铮那坚定的足可以放光的眼神,沙曼莎突然就笑了。
 
    这朵艳丽的蔷薇,从来没有像此时笑的如此的温柔。
 
    她的眼睛中燃烧着一种名为短暂的爱情的火苗,烧热了自己的心房,也升温了周围的氛围。
 
    “别激动,先喝口茶吧。这是我最新配的养生茶,你有口福了。”
 
    沙曼莎的声音很轻,她那比一般女人都白的皮肤在白瓷缸子的映衬下也不输几分。
 
    一种中药与花香混合的味道,就随着她手中开水的冲泡,飘散了出来,而那个半满的白瓷缸子,也被沙曼莎顺手递给了顾铮。
 
    “你也是,到现在还有闲工夫捣鼓你的美容茶,果然是何种情况下都能享受着生活的女人。”
 
    顾铮一边摇头一边接过了沙曼莎手中的茶,正好刚才为了劝服她都口干舌燥了,‘咕咚咚’半茶缸子的苦茶就入了口。
 
    “味道怎么样?”沙曼莎的声音更加的缓慢柔和,带着一丝丝计谋得逞的愉悦。
 
    ‘啧啧’顾铮下意识的砸吧了一下嘴巴:“还成,我也不是什么文雅人,自然也喝不出什么好赖的。”
 
    “我们还是接着讨论刚才的话题吧!嘿!嘿!你干嘛你!”
 
    顾铮的脸刚从缸子上抬起来,就发现坐在对面床铺上的沙曼莎站了起来,顺手就将身上的夏日的薄衫给蜕了下来。
 
    牛奶一般细腻的皮肤,在黄润的烛光下,带着一圈名为欲望的光圈,就这样晃花了顾铮的眼睛。
 
    “你热了?还是你打算要睡觉了!我说你这人不愿意和我聊天你就直说啊!别用这种办法赶人啊!”
 
    “嘿!说你胖你还喘上了,裤子别脱了!老子走!老子走还不行吗!!”
 
    顾铮一边用嘴嚷嚷着,屁股就和坠了秤砣一样,压根就没挪窝。
 
    他放下了缸子的手倒是假模假式的捂在了自己的双眼之上,但是手指头缝都快张的劈叉了。
 
    然后,当对面的沙曼莎真的就穿着在现代就是个短裤比基尼的内衣,站在了顾铮的面前,缓缓的弯下腰来,吻住了遮住了脸庞的顾铮的嘴唇的时候,他却嗖的一下蹿了起来。
 
    “嘿,姐们,我知道我刚才说的那番话是挺感人的,但是你也不需要以身相许啊!!哥们仗义,真的纯仗义,不求回报!哎!大姐别解我裤子上的松紧带!”
 
    顾铮的脑海中,一直有一个声音在提醒自己要离开,但是他的皮肤却变得燥热了起来,他的身体仿佛不再受大脑的控制,而是打算造个反,完全按照男人的本能行事了。
 
    这可不像曾身经百战的顾铮,他可是在大保健过程中还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敏锐的发现突击检查人员,并多次虎口脱险的神人。
 
    在大红门那一片儿,可是有脱逃小王子的美誉。
 
    就算是沙曼莎的水准比以前他以前所要遇到的女人,都高端上三个档次,但他的反应,也不可能如此的不堪啊?
 
    “你!沙曼莎你刚才给我喝的是什么茶?”
 
    “哦,何叔说的肉苁蓉的功效我很好奇啊!所以就在他的指导下尝试着炮制了一点壮阳茶。”
 
    “看着样子,功效还挺显著很很很难过的..”
 
    带着鼻音的撒娇声,让顾铮的尾巴骨就是一酥,微弱的烛光也终于随着最后一点烛油的燃尽,而摇摇欲坠的熄灭了。
 
 31 再见我的男孩
 
    随着黑暗的掩饰,沙曼莎更加大胆的上下其手,也让这间小屋中响起了粗重的喘声。
 
    这是一个疯狂的夜晚,带着战斗民族的纵马奔腾,带着初哥小郎的浴血奋战,在不堪脱力中,沉寂了下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