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杨逸吓了一跳赶紧道别激动也别着急我说了这只

 杨逸挂断了电话,然后他沉声道:“我们之中出了内鬼,你不可能,我不可能,你的父母已经死了,那么还剩下四个人,卡迪普尔,丹尼尔,瑞恩,威尔斯。”
 
    凯特长呼了口气,然后她颤声道:“会是谁?会是谁!”
 
    杨逸冷冷的道:“谁活下来谁的嫌疑就最大,所以你我还有卡迪普尔目前的嫌疑都很大。”
 
    “我?”
 
    凯特显得很是难以置信,而且还很是愤怒。
 
    杨逸揉了揉肚子,一脸痛苦的道:“我是说嫌疑最大,但我知道自己不是内鬼,我也相信你不是内鬼,其他三个人都联系不上,只能联系上卡迪普尔,所以,我怎么知道剩下三个人里谁是内鬼。”
 
    “为什么卡迪普尔不是?”
 
    杨逸吸了口气,他的肚子还是很疼,就连说话都会带着肚子疼,所以他说话时总是带着痛苦的颤音。
 
    “卡迪普尔的职业只是个出租车司机,然后他因为车开的很好,熟悉伦敦的地形,所以才被琼斯先生选中当成了一个固定的成员,承担脚的角色,是这样吗?”
 
    “是的。”
 
    “那就对了,伦敦有很多出租车司机,卡迪普尔没有其他的什么技能,他在歌唱家里面是一个能够赚大钱的脚,但是离开歌唱家他就什么都不是,他不可能凭借自己的技能在别人那里谋取更好的发展,所以,只要卡迪普尔不蠢,那么他就不会出卖自己的组织。”
 
    叹了口气,杨逸低声道:“所以内鬼应该是剩下的三个人其中一个,瑞恩和威尔斯都是职业商业间谍,他们有非常强的个人能力,离开歌唱家,或许能得到更好的发展,甚至是自己建立一个间谍团队都行,而丹尼尔是个黑客,据说他还很厉害?”
 
    “是非常厉害。”
 
    “那就对了,丹尼尔不管怎么样都会活的很好,所以他也有是内鬼的嫌疑,但也只是嫌疑,因为我觉得连话都不肯和别人说的丹尼尔当内鬼的可能性不大。”
 
    凯特沉默了片刻,低声道:“那么我们接下来干什么?”
 
    “你知道不知道他们都住在哪里?”
 
    “不知道,但卡迪普尔知道。”
 
    “那剩下来的就好办了,我们先找到卡迪普尔,让他带着我们去找其他三个人,现在谁都联系不上,他们可能已经死了,所以,三个人里谁活着谁就是内鬼,如果三个人都死了那卡迪普尔就是内鬼,这个推论方式不是很科学,但是我觉得结果足以说明一切。”
 
    凯特点了点头,然后她看向了杨逸,低声道:“那为什么我们没事?还有卡迪普尔,你觉得卡迪普尔不是内鬼,那为什么我们没事呢?”
 
    杨逸苦笑了一声,道:“想想我们今天都干了什么?我们一整天都在外面来回跑,而卡迪普尔是个出租车司机,他也在街上一直跑,所以我们没在家里所以才逃过了一劫,这道理是如此的明显……”
 
    杨逸习惯性的想要讽刺凯特一句,但他立刻发现现在凯特和他的关系已经大不相同了,于是他紧跟着道:“现在,我们最重要的事情是换车,如果杀手能够准确的找到每一个人的家,那杀手就一定知道你的车,所以我们还在这辆车上就意味着非常的危险。”
 
    说完,杨逸看了看后面,然后他低声道:“杀害你母亲的人,他看到了你打的电话,也看到了你发的短信,所以他在家里等我们自投罗网,但他失手了,因为他没想到我们是一起去的而且有枪,但为什么他没在琼斯先生的家里等着干掉你,却是在你母亲的家里等着呢?不对,这里面有问题,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第二十二章 嫌疑人
 
    杨逸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好像没人知道他是住在约翰.琼斯家里的。
 
    每当歌唱家这个组织的所有人在约翰.琼斯家里相遇,好像杨逸都是晚到的哪一个,或者就算他提前到了,但只要把话说清楚之后,所有人就会迅速离去,而约翰.琼斯从没有透露过他住在哪里的讯息。
 
    也就是说,出卖大家的内鬼不知道杨逸住在约翰.琼斯家里。
 
    但是呢,内鬼也没说凯特住在约翰.琼斯的家里,否则的话,杨逸相信杀死约翰的人会在家里等着顺便把凯特给收拾了,而不是在珍妮的家里等着。
 
    意识到这些之后,杨逸看向了凯特,沉声道:“有谁知道你住在琼斯先生这里,而不是像以前一样和妈妈一起住?”
 
    凯特凝神思索了片刻,沉声道:“瑞恩,我和瑞恩认识的时间很久了,无意中和他提起过一句。”
 
    杨逸立刻道:“那么谁知道你平时和妈妈住在一起?”
 
    凯特皱眉道:“很多人知道啊,大家都知道,我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他们,那时候爸爸和妈妈还没离婚呢。”
 
    杨逸呼了口气,道:“好吧,那就是可以暂时排除瑞恩德嫌疑了,如果是他出卖了我们,杀手应该在你父亲的家里等着我们。”
 
    凯特深吸了口气,道:“你觉得卡迪普尔不是内鬼,丹尼尔的可能性也很小,那就只有威尔斯了。”
 
    杨逸点头道:“是的,我是这样想的,但只是嫌疑,我们还不能确认。”
 
    凯特没好气的砸了一下方向盘,极是愤怒的道:“怎么会是威尔斯!他是我父亲一手带出来的,是我爸爸给了他现在的一切!”
 
    杨逸吓了一跳,赶紧道:“你别激动,也别着急,我说了这只是猜测,我们现在根本没什么证据,就只是瞎猜而已,如果你先入为主开始坚定的认为威尔斯就是内鬼,很可能会影响你的判断力。”
 
    凯特怒道:“你说是威尔斯的!”
 
    “我只是说他现在嫌疑最大,仅此而已,搞清楚,我们现在必须怀疑每一个人,却不能坚定的认为就是什么人。”
 
    无力的辩解了一下嫌疑人和罪犯的区别,杨逸突然道:“停车,靠边。”
 
    凯特顺从的把车停到了一边,杨逸艰难的从车上下来后,看着凯特的车极是惋惜的道:“这是一辆好车啊,可惜了……”
 
    “怎么可惜了?”
 
    “和你的车说永别,然后,拿上我们的东西走吧。”
 
    凯特的直觉不如杨逸敏锐,想的也不如杨逸多,但这可不代表她没脑子,也不代表她不懂事儿。
 
    现在车已经可能成为了杀手追踪他们的主要途径,那么,该舍弃的时候当然要舍弃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