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以为他不喜欢就解释很有名的设计师出的用了很

韩志诚忽的就已雷霆之势站了起来,站到她得面前,将行李箱从她的手里夺走扔到一旁,愤愤的瞪着她,狠狠的说,“乔羽欣,你要是敢离开这个家半步,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乔羽欣看着他,受不了他的阴鸷恼怒,“那你到底想要我怎样?住也不让住,走也不准走,韩志诚,你到底在气什么?”
 
    韩志诚生气的凝着她,这人最让人没办法得,就是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错误在哪儿。
 
    他没说不让她住,他刚才的意思明明就是想说,无论她选那个房间,都是必须和他住在一个房间,他提醒她,那个房间现在时属于她的,就是想告诉她,她离开后,他就一直住在那个房间,因为想她,因为那个房间有她留下的气息。
 
    呃,其实吧,这也不能怪人家乔羽欣,确实是韩志诚韩先生韩校长的表达方式有问题。
 
    无论他们之间时怎样得开始,之后的这些年发生了什么,他的的确确从来没有用真诚的需要表达一下自己对她的爱,五年多了,他真的从来没有说过,我爱你,这三个字。
 
    要知道,他不说,乔羽欣是一直都不敢让自己想的,在乔羽欣看来,那是奢望,他根本不可能爱上她。
 
    因此,他不说,她就永远都不知道。
 
    这次见面也是,乔羽欣对他说,我想你了。可他呢,没有回应。
 
    他心里明明就是想的,也在过去一年里,带着她的照片找了好多地方,可他就是没清清楚楚的表达出,他也想她,很想。
 
    这些话,他不说,她永远都不会知道,而她也一直因为曾经犯下的错,让她连问他的勇气都没有。
 
    两个人就这样四目相对的站了好一会儿,乔羽欣有些受不了这个样子,从旁边重新拿起行李,往她之前住的房间走去。
 
    他不让住她也住,在法律上,她还是他的妻子,难不成连在自己的家里,选一间房的权利都没有。
 
    韩志诚看着她,没有再说话,转身继续坐回沙发上看球赛。
 
    乔羽欣回到房间打开衣橱才发现,他是真的占领了她的房间,就连衣服都挂在她之前没有带着的衣服旁边,包括里面的衣服,也放在她衣橱里的收纳盒里。
 
    他这什么情况啊?是什么原因让他搬到她的房间里来住的?难不成他趁着她不在家,在他的主卧里,金屋藏娇了?
 
    乔羽欣不开心的坐在床边,打开行李箱里面还有她千里迢迢给他带回来的礼物。
 
    但现在让她烦恼的是,如果今晚他就带着另一个女人住在这个家里,她要如何面对?她能保证不动声色吗?
 
    看来需要尽快的收拾好自己的单身公寓,早点从这里搬出去,她好不容易才决定收拾好的心,经不起再一次的沦陷和自虐。
 
    下午他应该是没什么事,看上去并没有打算出门的意思,乔羽欣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拿着给他买的礼物,走到客厅,就坐在他的身旁。
 
    她声音仍旧不是很大,怕打扰他看球赛,“这个送给你,你可以不喜欢,但一定要收下,特意给你买的。”
 
    韩志诚睨着她手里包装精美的礼盒,心里在想,‘乔羽欣,算你有良心,还记得给他带礼物。’
 
    表面上却冷漠的问,“什么东西?”她刚才那句,你可以不喜欢,但一定要收下,让他对这份礼物更期待。
 
    其实当时他脑海里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当初他也是不喜欢,却还是把她娶回家的。
 
    乔羽欣看着他,“你自己拆开看吧,实在不想要的话,就转送给志轩也可以。”
 
    韩志诚凝眉,又有点儿不开心,她这礼物到底算不算是为他一个人精挑细选买来的?还让他送别人。
 
    他偏不,再不合适他的继礼物,他都偏要收下。
 
    ……
 
 第426章 他的真心
 
    韩志诚从乔羽欣手里拿到礼物,不明白送男人礼物,包装为何还要如此精致,打开看到里面的东西时,他抬眸看她一眼,“送我的?”确定没拿错?
 
    乔羽欣看着他,没看礼物,点头,“嗯。”
 
    韩志诚一时无语,不用脑子都知道,她肯定是迷糊了,这款香水明明就是女士用的。
 
    他说,“我要求换礼物。”
 
    乔羽欣以为他不喜欢,就解释,“很有名的设计师出的新款,我用了很长时间,才求他卖给我的,虽然最后他没要钱。”
 
    “没要钱?设计师是男的还是女的?”这才是韩志诚听到的重点。
 
    乔羽欣低头想要和他好好说说这款领带,设计师的设计灵感,低头一看,呃……错了。
 
    她像是抢一样的从他手里抢走还躺在盒子里的香水,“我拿错了,这个是送给影子的。”
 
    蹬蹬蹬的抱着礼物跑回房间,有拿着另一个礼物跑了回来,这一次她先打开看了一眼,又递给他,“这个是给你的。”
 
    韩志诚看着盒子里一条深灰色印着某种花朵纹路的领带,他还想问,这条领带有什么特殊的意思,让她付出那么多的时间去求一个人。
 
    乔羽欣已经先告诉他,“上面的花纹是玛格丽特木春菊,灰色的暗恋。”
 
    韩志诚将领带放在沙发旁,表情淡漠,“我不喜欢。”
 
    乔羽欣失落的望着他完美的侧脸,他这也太直接了,就算再不喜欢,人家不远千里给他带回来的礼物,他也不应该当着她的面就如此嫌弃吧。
 
    乔羽欣叹气,低着头,沉默不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