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走哪都有人指指点点不说,她原本处的那个对象

  直到那两位省里来人完全消失在厂门口,那些在双方友好磋商的过程中一直保持着肃静的吃瓜群众们,才终于炸了窝。
 
    “唉呀妈呀!顾铮?不会是那个一年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流氓犯的顾铮吧?”
 
    “就是啊!除了他还有哪个?王主任这个老东隐藏的够严实的啊!上一次就因为下派人员的工作处理,往上升了一个级别。这一次他又带出了一个省状元,还是他给平冤昭雪的,那他岂不是又要升了?”
 
    “哎,你说,怎么一和顾铮这个孩子扯上关系,咋都能步步高升呢?”
 
    讨论到这里,人群中最八卦的大娘则从鼻孔中嗤笑了一声:“谁说沾上顾铮的事,就能一帆风顺的?你们难道不记得那个流氓犯的女主角了?”
 
    “就是那个郝翠华?”
 
    一提到这个,无论是八卦的妇女还是周边的闲汉,都齐刷刷的提起了兴致。
 
    “你说那个郝翠华有多倒霉吧,那事出了之后,走哪都有人指指点点不说,她原本处的那个对象在占够了便宜之后,也拍拍屁股走人了,具旁边的三大娘的二侄子透露,说是她对象嫌弃她的胸脯子被别的男人看过了。”
 
    “你说他们当初设计计划的时候,怎么就不考虑到胸脯子的问题了?”
 
    “嗨!那就是个借口罢了,还不是嫌弃郝翠华的名声臭了?就算是分到了厂里,那也是不被待见的主。当初负责招工的那个主任,最是铁面无私,听到了自己可能冤枉了好人传言,那心里还不恼了郝翠华?再加上那个零件厂,本就是男工人居多,据说那个小娘们刚分去两个月就累的脱了型了。你说郝翠华的男朋友能跟她谈婚论嫁?又是个孤儿,人品又差,光他父母那一关就过不去!”
 
    “再加上顾铮这小子也真狠得下来,愣是顶替别人下放了,你说厂区内其他有适龄孩子的家里,哪个又不感念他的好?”
 
    这时的顾铮,像是察觉到了郝翠华的视线一般,就在人群中转头,望向了她的方向。
 
 33 最强学霸系统
 
    怒目而视,轻蔑不屑,这些情感都没有在顾铮的脸上留露,对方反倒是在看到了她这张脸之后,只不过楞了一下神,就露出了一个最温暖的微笑。
 
    看到了这个仿若儿时般的笑容,再苦再累都没有哭过的郝翠华,眼中的泪腺就好像不受控制一般的涌了出来,她的鼻头一酸,一捂脸就朝着不同的方向跑远了。
 
    自己不能在顾铮面前再失态了,她不许要任何的怜悯,尤其是来自她曾经害过的顾铮。
 
    其实这个微笑对于郝翠华来说真的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在人群中的顾铮可是压根就没在意过这个女人,再加上现如今郝翠华的这个老了十岁的形象,他压根就没意识到对方是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